124、把身子养好,等着风光大嫁

雨凉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全本小说网 www.qb50.com,最快更新闺门生香最新章节!

    安一蒙这才把目光投向床上,笑容瞬间僵在脸上,目光里多了很多形容不出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把两位公子抱下去交给奶娘,你们好生看着,不许有半点马虎。”他扭头朝稳婆和其他丫鬟吩咐道,并把孩子交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是,将军。”

    很快,房里就剩罗魅和慧心慧意在忙活。罗魅坚持要替自家母亲擦身,两姐妹帮着换水、换布巾。

    “我来吧。”安一蒙走过去突然要求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罗魅冷声拒绝,“这是我娘,当然得由我伺候。”

    安一蒙也没坚持,但脸上已经没了笑意。坐上床头,看着累至晕睡的罗淮秀,他眼都没眨。

    看着他眼里流露出来的心疼,罗魅的心情这才稍微好些。不是她小气,母亲这么辛苦替他们安家生孩子,而这姓安的只顾逗孩子却忘了她母亲,她要看得惯才怪!

    她甚至都做好打算了,等母亲一醒来就带她离开这里,顺便把两个弟弟也抱走,看他怎么乐呵!

    “安将军。”这里没有外人,有些话她当然不用藏着。

    “嗯?”安一蒙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,目光一直都落在罗淮秀苍白的脸上,并替她拂去脸颊上凌乱的湿发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如何安置我娘?”

    “看她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罗魅冷笑,“我能认为这是安将军在推卸责任吗?”

    安一蒙扭头看向她,脸色有些沉,“并非我不娶她,而是她不愿意嫁我。”

    罗魅嘲讽的笑了笑,“我娘没感觉到你爱她,当然不会嫁给你。”

    安一蒙脸色更难看了,薄唇蠕动着,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罗魅将手中脏掉的布巾递给慧心,又接过一条新的,这才看了一眼他,“安将军既然无法做到真心待我娘,我想我娘也没必要再留在安府……”

    她后面的话还未说完,安一蒙突然直着脖子对她厉声喝道,“你敢带她走试试!”

    罗魅挑衅的抬了抬下巴,“我娘是否要留下也不是你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安一蒙捏着拳头,胸口不停的起伏,目光死死得瞪着她,很显然,被气得不轻。

    就在罗魅欲用新布巾替罗淮秀擦拭大腿上的污水时,安一蒙突然伸长手臂,一把将她手中的布巾夺到了自己手中,咬牙溢道,“我的女人不需要你伺候!”

    看着他庞大的身体挤来,罗魅也不跟他计较,随即让了开。

    见他低着头小心翼翼的替自家母亲擦拭起身子,她红唇勾了勾,转身去帮慧心慧意的忙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夜,安府灯火通明,只为两位半夜出生的小公子。

    而生下两位小公子的大功臣却是晕睡了整整一夜,直到第二天快中午了才醒。

    醒来时,罗淮秀自己都有感觉,睡过头了,脑袋晕晕乎乎的。不过在睁开眼看到身旁的某个男人时,她又很快清醒了。

    “安一蒙,孩子呢?”摸着全是软肉的肚子,罗淮秀紧张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休息好了吗?”安一蒙抬手摸到她脸上,始终觉得她苍白的脸色很刺眼。

    “孩子呢?”罗淮秀抓着他衣襟,试图坐起身,“孩子去哪了?”辛辛苦苦生一场,她连自己孩子长何摸样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你躺着别动。”安一蒙抓着她双手将她按了回去,“他们好着呢,在隔壁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罗淮秀这才松了口气。垂眸看着被他抓得很紧的双手,她下意识的想抽出,可安一蒙却越抓越紧。她有些没好气,甚至有些不耐烦,“安一蒙,你有病啊?大白天的不去忙你的事,守着我做何?赶紧闪闪闪,我要去看孩子,你别挡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好好躺着!”安一蒙突然恼道,大半个身子倾下覆在她上方,眼里莫名的带着几分怒气。这女人怎么回事?一醒来就找孩子,可知道他在这里陪了她多久?

    “安一蒙,你又发哪门子疯?”罗淮秀也有些恼。她不过是想看看孩子而已,他有必要这么霸道?

    “看着我!”安一蒙冷声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好看的?”罗淮秀想都没想的吼道。只不过在看到他眼下隐隐的青色后,她眼里露出一丝惊讶,连语气都软了,“你……没睡觉?”

    安一蒙磨着牙溢道,“你一直不醒,我如何睡?”

    罗淮秀抽了抽嘴角,只觉得这样的他让人好不习惯。看着他眼里有怒也有担心,再看看他紧抓着自己的双手,她别扭的偏开头,“我想喝水,帮我倒杯水可以么?”

    要是往常,她肯定不会使唤他,因为知道他会生气。可她是真渴,房里又没其他人,他又不让她起。

    看着她干涸的唇瓣,安一蒙这才将她放开,转身去桌边倒水。

    罗淮秀刚抿上一口就有些诧异,她一直在睡觉,水居然是热的!

    见安一蒙坐上了床头,甚至有提防她下床的意思,她看向他沉着冷肃的神情,低声问道,“你怎不去陪孩子?”

    安一蒙垂眸回了一句,“他们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罗淮秀莫名想笑,“你是担心我?”

    安一蒙没回话,也没看她,只是将她脑袋放回枕头上,替她掖好被子,“我让人把吃的端进来,你身子虚弱,应当好好调养。”

    罗淮秀‘嗯’了一声,“我知道要注意些什么,你不用管我,有事你就去忙。回头让周晓他们把孩子抱过来我看看,也不知道那两个小东西长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 提到孩子,她神情柔和,尽管脸色没什么血色,可眉眼间那种柔和的气息很吸引人的目光。安一蒙定定的看着她,都有种不想移开眼的感觉。

    见他动都没动一下,罗淮秀这才正眼看着他,四目相对,她只是愣了片刻就移开了视线,“安一蒙,有什么话你就说,别把自己搞得如此怪异。孩子我已经为你生了,两个儿子我想你应该满意了。”顿了顿,她突然把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拉住他衣袖,“对了,你给孩子想好名字了吗?”

    安一蒙微微眯眼,低沉反问道,“你想好了?”

    罗淮秀摇头,把手缩回了被子里,“孩子又不跟我姓,我想也是白想。算了,你是当爹的,你说叫什么就叫什么吧。”

    安一蒙脸色又不好看了,“你说这些是何意?”

    罗淮秀转过身,背对着他,“好了,我累,你别吵我。记得让周晓把孩子抱来。”

    安一蒙呕血。他吵她就不行,孩子吵她就可以?

    听着他离开的脚步声,罗淮秀双眼忍不住湿润。她也不知道哪里不对,为何他们就不能好好相处?

    而就在她不停拭着眼角时,听到周晓的声音从门口传来,“夫人,两位小公子抱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激动得一下子坐起身,脸上还挂着泪都忘了。两位奶娘一人抱着一只襁褓,同时朝她走来,其中一人率先笑道,“夫人,两位小公子来看您了。”

    罗淮秀伸出手,但突然又愣住。两个襁褓不知道先抱哪一个才好……

    回过神,她指了指身侧的位置,“快把他们放下。”

    两位奶娘微笑着照做。

    襁褓中,两个小小的人儿正睡着,红红的皮肤上还有着细细的绒毛,举着小拳头,又傻气又可爱。看着连动作都一摸一样的小家伙,罗淮秀只觉得心都快融化了。

    她是真没想到会生两个!

    余光瞥到站在奶娘身后的男人,她抬起头对他笑了笑,“安将军,你可满意了?是不是该给我发个大红包啊?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安一蒙见其他人都看向自己,板起脸干咳了起来。

    周晓和两位奶娘看着他那样子,不觉得害怕,反而忍不住低头失笑。

    “把两位小公子抱下去。”被她们这一笑,安一蒙忍不住挨个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两位奶娘赶紧把襁褓抱起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我还没看够呢!”罗淮秀咋呼起来,可她慢了一步,奶娘已经把孩子抱走了。

    “夫人,您该用些吃的了。两位小公子就在隔壁,等您身子稍微好些奴婢再让奶娘把两位小公子抱来。”周晓站出来说道,也不赞成她现在看孩子。

    桌子上,丫鬟已经摆放好了食物,光是闻着就觉得诱人,更何况罗淮秀也确实饿了一天一夜了。

    眼巴巴的看着两个儿子被抱出去,她也没说什么,准备掀被子下床。但安一蒙却先一步将她肩头按住,并将枕头放在她身后,示意她靠着,完了还抹了抹她的脸。

    罗淮秀看着他紧绷的脸色以及他的举动,突然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其实她也搞不懂安一蒙到底在想什么,说他只是为了孩子吧,可他却霸在她这里不走。说他很在乎她吧……好像有点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罗魅是午后到安府的。昨晚没怎么睡,天快亮了才同南宫司痕回府,而南宫司痕也是一晚没合眼,回府换了朝服就去上朝了,她则是睡了一觉才过来的。

    虽然罗淮秀刚生产完,但精神还不错。安一蒙被南宫泽延宣到宫里去了,他一走,罗淮秀立马让周晓把两个孩子抱来,一边同女儿说话,一边逗两个小家伙。

    “娘,安将军有没有同你说什么?”罗魅陪她一起看着两个小人儿,似是漫不经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?”罗淮秀怔了一下,嘴角露出一丝苦涩,“你能指望他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说看你的意思。”罗魅睨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罗淮秀嘲讽的笑道,“你以为他这是尊重我?乖宝,你别把他想得太好,他一惯霸道,如果真心要娶我不会找一丝借口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罗魅点了点头。看着她眼里的失望,她又似不经意的说道,“下个月安将军要在府里大摆酒宴,已经让人派发请柬了,司痕都收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没什么,两个孩子满月,他是该如此。”她没身份,可两个儿子有身份,安一蒙好不容易才有这两个亲骨肉,他要是敷衍了事那才奇怪呢。

    罗魅眼里闪过一丝黠光,“可安将军不是请人来府里喝满月酒的,而是请人来喝喜酒的。”

    罗淮秀一听,睁大了双眼,“什么?”

    罗魅低头闷笑。母亲真的很了解安一蒙,如她所说,安一蒙真要做一件事,可以霸道得直接忽略她这个主角。

    罗淮秀惊呼过后,两手交握着互搓起来,嘴里硬生生的挤出一句话,“那也不会是娶我的,说不定他早就想好给两个儿子找后娘了。”

    罗魅瞬间一头黑线,将她互搓的手握住,认真的看着她,“娘,你也别逃避了行么?喜欢他就嫁给他,没人会笑话你的。就算将来有不如意的地方,至少心里不会有遗憾。我知道你是怕别人笑话你,可是娘,现在没人敢说你半句不是。”

    母亲是不知道外头的情况,外头都把她传成名人了。安一蒙这么多年没有孩子,一下子得了两个儿子,那真是让许多人都惊讶又眼红。而且现在南宫泽延登基后,比南宫翰义还重视安一蒙,母亲现在嫁给他,绝对没人敢说她半句闲话。当然,背后别人怎么说他们管不着,但面上,别人只会巴结讨好母亲。

    不管别人怎么想,这件事她是双手赞同的。安夫人的位置就该是她母亲的!

    “乖宝……”罗淮秀低下头,被女儿戳中心事,饶是脸皮再厚也有些别扭。

    “娘,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。你什么都别想,好好把身子养好,等着风光大嫁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罗淮秀抬起头,额头有掉黑线的趋势。她怎么觉得有一种被女儿卖掉的感觉?

    她有答应嫁人吗?

    更何况姓安的也没跟她求过婚……